商家哭了:大半个中国,都不能收发快递了!


1

最近全国疫情多点开花,有朋友跟我说,感觉回到了疫情气氛最紧张的2020年初。对电商行业来说,情况可能更加复杂严峻。

有淘宝店主发帖,前几天每天还能卖一两千,这几天突然卖不动了。看流失竞店流失金额,也是直线下降,甚至直接干到0。说明不是他店铺的问题,是整个平台可能都没有顾客了。

问题是他也没在疫区,济南甚至是现在少数没有疫情的省会城市。仓库所在的村委会还重点“关注”他,让他随时保持电话畅通。

不只是小商家,大商家的客流下滑也有迹可循。

昨天下午,我们点开淘宝直播推荐第一位的张大奕直播间,居然遇到了空屏,评论区也在惊讶地说“没人啊”?在以紧张快节奏为标志的直播间,等了一两分钟才看到模特拿着一件衣服缓缓走进屏幕,可能刚才是取衣服去了,但在模特取衣服期间,画面中居然没有任何解释,也没声音……敷衍到这个程度,可想而知直播间的流量。

电商这是怎么了?

2020年初刚出现疫情时,全国气氛也紧张,但那时是散点式,各省市轮流给疫区加油。不是还有个段子吗:

“这两年啥也没干,就在这喊加油。武汉加油,哈尔滨加油,内蒙加油,吉林加油,北京加油,上海加油,深圳加油,替别人喊了两年,最后发现自己是参加总决赛的!”

因为散点爆发,干线物流不受影响,全国都在驰援物资,电商还冲在最前面,口罩等稀缺的防疫物品,那是人人蹲守的爆款不用说。疫区除了民生物资,普通电商快递都停发了,但全国市场这么大,轮流停发某几个城市,只要商家和仓库不在疫区,对电商生意的负面影响不大。当时甚至因为全国人都恐惧去扎堆的实体店,纷纷把消费转移到线上,电商(尤其是直播电商、社区电商)还迎来了一波红利。

2

疫情进入第三年,电商怎么反倒折损了“半壁江山”?

先说物流的半壁江山。看看现在的疫情地图,截止到今天,中高风险地区是262个,感觉大半个中国都不能发快递了。不是办公、物流仓在疫区,就是消费者在疫区。

本图仅列出中国大陆地区有疫情的城市,不含港澳台地区。

更糟糕的是,上周杭州因为顺丰分拣站49人确诊,环境检测出多点阳性,引发“疫情会不会随快递传播”的担忧。

所有收到经该站点中转快递包裹的人都收到了一条要求向社区报备并进行核酸检测的防疫提醒短信。据说当天有40万人接到了这条短信,直接冲上热搜,有段子调侃说,“没有一个杭州女人能‘避开’这条短信,除非她真的没钱了。”杭州因此出现连夜排队核酸检测的“盛况”。

作为电商之都,杭州快递的发出量是远大于收入量的,这个顺丰站点也不例外。很多网友吐槽早前收到过“杭州来的快递”,最近又被要求核酸检测,甚至居家隔离,某些基层地方甚至会根据“有没有快递包装”决定是做核酸检测还是拉走集中隔离。

一时间,“防火防盗防网购快递”(尤其是杭州来的快递)的“网友忠告”飞满天。

看到上述情况,网友哪里还敢网购。即使自己的快递没有经过涉事站点,也没有收到防疫提醒短信,还是坚决要求退货。这种焦虑甚至严重到,顾虑快递员来取也有问题,要求让快递一直呆在快递柜里。

剩下部分还能正常收发货的地区,物流效率也是大幅下降,说不好半路就卡在什么地方。

我这两天买了一个保健品,从湖南发货,一天半到达北京转运中心,路上时效正常,在北京顺义转运中心卡了三天,打电话给物流公司,说是因为顺义转运中心的操作场地已经属于天津,现在司机正在排队进场,不确定什么时候能动。反正同车的货物都是这个状态。

这种物流状态按平台规则,都属于延迟发货,要罚商家款的。所以这几天卖出货的商家也高兴不起来,扣款提醒没完没了,针对物流的投诉和差评更让人焦头烂额。好在今天中午,平台终于宣布暂停全国范围的延迟发货自动赔付。

3

然后是产业链的半壁江山。

电商公司主要集中在浙江、广东,而这波疫情,最严峻的城市就是杭州深圳。

就在顺丰转运站出事的前三天,杭州四季青市场因出现疫情紧急被封。恰逢春夏款上新的销售旺季,损失惨重。有网友晒出凌晨三点的视频,无数商户老板接到通知赶来抢搬档口货物,一堆保时捷成了拉货车。

亲历者回忆,“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的力气”,丢下吃奶的娃,就自己一个人打包了满满一车回家。

抖音头部账号“杭州四季青服装市场林宏武服饰店”,受四季青封市的影响,也在3月7日罕见停播一天,第二天还特意发短视频强调自己仓库在萧山,所有货品发出都会经过消毒。但这依然不足以打消消费者疑虑。原本单场稳定在200万以上,且往上走的趋势,这几天最差变成了单场几十万。

有7年女装经验的杭州服装主播,直接喊出“最后一场清完退出不干了”。

电商人突然发现,疫情仿佛是在故意针对自己。

以前问题是一个一个来,还有希望逐个击破,现在是套在一起的九连环:“东莞的纱线出不来,杭州的样品发不走,模特封校不能出差”,现在可能还要加上公司在杭州深圳,办公楼封了,员工一半不能来上班,另一半在家联系主播带货,主播说我退出不干了……

不过,没有什么困难能吓退一生要强的深圳打工人。

继之前扛电脑回家,骑电动车上班后,这次因为被强制要求居家办公,居然出现了在封控区内翻墙上班的深圳打工人。而且还不是一个,一抓就抓到了11个。教训也很惨痛,每人拘留5天,罚款15000元。

也许可以学学盒马,灵活征用周边因疫情停业的员工,在减少流动减轻防控压力的同时,尽量维持业务运转。

有人说,防疫要配合,员工要养,客户的问题要解决,唯独没人说钱从哪来。

下面的对话或许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深圳港管控后,跨境电商人在网上急寻还能走的货代。擅长小商品出口的义乌货代就顺势来抢客户了。所以疫情之下,不要轻易躺平,不知道谁就会卷跑你的客户。

最后,希望“杭州快递”的负面影响尽快消除,部分地方针对快递的防疫追溯,不要粗暴蛮横层层加码,加剧大家对快递包裹和相关从业人员的恐惧歧视。也希望这波如张文宏医生所说,只是一股疫情的“倒春寒”,它终究挡不住春天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