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半辈子保存实力,台儿庄战役面对日寇坂垣师团,却5昼夜不退

在西北军系统里,庞炳勋可谓一个异类。他30岁从清军退出,不惑之年又再次从军,由于善于在军阀混战中保存实力,他麾下的部队越来越壮大,到了抗战初期已经从1个营扩充到了1个军团的建制。但在随后的临沂保卫战中,庞炳勋却难得的出了死力,即使面对日军一等精锐的进攻也拼死不退,即使到最后连炊事班都上了前线。

从清朝末年开始,庞炳勋就投笔从戎,参加了清军。不过因其加入同盟会受到当局怀疑,弃军还乡,靠做些小买卖维持生计。10年后,由于持续的兵荒马乱,民不聊生,已经41岁的庞炳勋只好第二次从军,在冯玉祥的部队里当了一名副官。从第一次直奉战争的骑兵营长开始,由于屡立战功,一直做到第40军军长。

庞炳勋即便在中原大战的大败中,也能保存实力

在此期间,庞炳勋虽然连续经历了两次直奉战争、北伐战争、中原大战等多次大战恶战,但靠着常年做小生意培养出的特有的精明,基本没有做过赔本的买卖。中原大战期间,30余万西北军在中央军和张学良东北军夹击下土崩瓦解,损失惨重,唯独庞炳勋部不但没有削弱,反而通过缴获的武器弹药得到了补充,最后全军退到了山西境内。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庞炳勋部离开山西投入华北战场,在沧县以北的姚官屯一线阻击日军矶谷第10师团7天7夜,后来被迫撤出阵地。不久,庞炳勋部被调防江苏海州,虽然编制上从第40军扩充为第3军团,但兵力上没有任何补充,仍仅下辖1个军5个团万余人枪。即便如此,军政部还下令要把庞部的特务团归并,将其缩编为4个团,如不从命就直接停发5个团的军饷。

李宗仁以诚相待,言辞恳切

海州地区按照战斗序列,属于第五战区,战区司令李宗仁是桂系首领,和西北军在北伐和历次反蒋战争期间曾经并肩作战,但李宗仁本人和庞炳勋却没什么交集。不过,令年逾花甲的庞炳勋没有想到的是,两人初次见面时,威名赫赫的李宗仁没有丝毫架子,也没有虚情假意的客套,直接就推心置腹:

“庞将军久历戎行,论年资,你是老大哥,我是小弟,本不应该指挥你。不过这次抗战,在战斗序列上,我被编列为司令长官,担任一项比较重要的职任而已,所以在公事言,我是司令长官;在私交言,我们实是如兄如弟的战友,不应分什么上下。”此外,李宗仁还言辞诚恳地询问庞所率部队有什么困难需要解决。

帮助保存编制,补充装备

庞炳勋见状,立即将自己的特务团即将被裁撤,官兵们跟随自己多年,不忍心看他们衣食无着、四处飘零。此外,庞又向李宗仁反映部队的枪支的子弹甚少,枪支也都陈旧不堪等难题,李宗仁当即答应一定全力帮助解决。随后,李宗仁立即就编制问题向南京方面交涉,请求收回成命,旋奉军政部复电说:“奉委员长谕:庞部暂时维持现况。”

消息传来,庞炳勋所部大喜过望,认为李宗仁十分体恤他们。同时,李宗仁又命令从第五战区的仓库内提出一部分弹药和装备,补充给他们,虽然数量不多,却让庞炳勋非常感激,因为这是近年来战场缴获以外首次获得补充,其在山西驻扎的几年,除了老袍泽徐世昌(担任晋绥两省警备总司令)的一点接济维持温饱以外,任何补充都没有。

李宗仁的以诚相待和弹药补充,让庞炳勋心中十分感激,加上抗日大义的感召,庞部在随后的临沂保卫战硬捍日军精锐板垣第5师团,激战5天5夜,最后在援军张自忠的配合下不仅守住了阵地,还将该师团击退,先后毙伤敌人5千余人。